良仓

陶风往事在 瓷韵越千年

来源: 江西日报 编辑:黄益华 发布: 2018-04-13 09:31

001

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内的窑炉

“中华向号瓷之国,瓷业高峰是此都。”

郭沫若先生曾经在一首诗中这样描述景德镇。这座被称为“瓷都”的城市以厚重的陶瓷文化及独树一帜的手工制瓷工艺生产体系,创造了中国陶瓷悠久灿烂的历史。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景德镇瓷业经历了一番风起云涌的发展变化,彰显出更加绚丽夺目的光彩。

今天,我们通过对两个陶瓷博物馆的探访,来触摸一座城市、一个国家,乃至世界陶瓷史上那段令人心潮澎湃的前尘往事。

承载着无数陶瓷艺人光荣与梦想的景德镇十大瓷厂,以一种激情飞扬的方式记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陶瓷科技发展的灿烂篇章

在中国近代科技史上,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国际友人。他头顶英国皇家学会会员(FRS)、英国学术院院士(FBA)的桂冠,长期致力于中国科技史研究。1954年,他出版了一本专著《中国科学技术史》,引发了世界的关注和讨论。这部轰动西方汉学界的巨著共计有34分册,以浩瀚的史料论证了中国科学技术在世界文明史上曾起过的重大作用,高度赞扬了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力。1983年,他被中国科技委员会授予自然科学一等奖,并在专著出版40年后,被选为中科院首批外籍院士。

这位国际友人的中文名叫李约瑟,就是那位以“李约瑟难题”名动天下科技界的李约瑟。

对于景德镇,李约瑟有过这样的描述:“世界上最早的工业城市。一部瓷器发展史,就是一部浓缩的中国发展史。”

作为一座有着千年窑火、万里瓷路的古镇,享誉古今中外的景德镇进入李约瑟的视线并不意外。但是,鲜为世人所知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景德镇以另外一种方式,在陶瓷科技发展进程中留下了灿烂的印记。

002

十大瓷厂生产的产品

这便是景德镇“十大瓷厂”的应运而生。

关于景德镇“十大瓷厂”,坊间流传的版本众多,其中有两个版本较具代表性。第一个版本最权威的说法来自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当代中国的江西》一书,书中提到:“‘十大瓷厂’都是由私营小作坊改造而成的国营大企业,经历多次的公私合营变迁,各瓷厂和各瓷业合作社合并组成9个大型的地方国营日用瓷厂,加上1950年4月建立的国营建国瓷厂,合称为十大瓷厂。” 根据这一线索,建国瓷厂、人民瓷厂、艺术瓷厂、东风瓷厂、景兴瓷厂、光明瓷厂、红星瓷厂、红旗瓷厂、宇宙瓷厂、为民瓷厂就是“十大瓷厂”。

不过,“十大瓷厂”还有着更为宽泛的意义。曾先后在建国、红光两个瓷厂担任厂长的杨国璋提出了较具代表性的说法。他指出:当时雕塑瓷厂、红光瓷厂、曙光瓷厂都没算进去,是因为这三个厂属于大集体性质,但这三个厂也是历来就有的。杨国璋以红光瓷厂为例:“红光瓷厂是从红星瓷厂划出来的,职工人数有3000多人,远远超过了红星瓷厂。”

不管哪个版本,有一点是没有争议的:在景德镇乃至国内陶瓷行业的地位而言,“十大瓷厂”代表了景德镇瓷业最辉煌的一段历史。可以佐证的事实也众所周知:随着十大瓷厂的成立,景德镇瓷业生产迎来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古老的手工瓷业生产沿着现代工业化方向迅速前进,烧制工艺经历了由手工到机械,由柴窑到煤窑,再到油窑、气窑的历史性大转变。具有传统特色以及创新花色的品种不断增加,构建了从原料勘探、开采、制料到造型、彩绘、烧成、内外销和设计、科研、教育等布局合理、配套齐全的陶瓷工业体系。

“十大瓷厂”的产品也多次被党和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送给外宾:“水浒故事瓷盘”由毛泽东主席作为国礼赠送给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周恩来总理将青花餐具赠与来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松;邓小平同志将建国瓷厂生产的颜色釉“三阳开泰”礼赠给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将人民瓷厂的青花文具礼赠给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将光明瓷厂的青花玲珑(150件)礼赠给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华国锋同志将艺术瓷厂的粉彩薄胎山水莲子瓶礼赠给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等等。短短数十年的时光,景德镇的陶瓷品种迅速发展到13大类、250多种系列、2000多个器型、万余种花面,在各类名瓷中获国际金奖26个,国家金奖11个,国家银奖11个,部、省优质奖336个,国家新产品开发奖4个,尤里卡世界博览会发明奖和骑士勋章各一枚。

可以说,景德镇“十大瓷厂”的陶瓷生产续写了半个世纪的景德镇瓷业发展的壮丽史。她谱写的,不仅是景德镇制瓷史上最具规模化、产业化的辉煌时期,同时也是现代陶瓷工业文明兴起发展进程里,一页特定的历史华章。

时间年轮转到1995年。这一年,李约瑟走完了他95年的人生;这一年,中共中央作出加快实施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并召开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同样是这一年,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及的景德镇,启动了对“十大瓷厂”的改制工作。

003

十大瓷厂保留下来的陶瓷生产设备

曾经承载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陶瓷产业发展重任的十大瓷厂,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成为了景德镇人内心最为自豪的记忆。

一位国营瓷厂的“末代工人”,聚十余年之功打造的十大瓷厂陶瓷博物馆,与另一座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相互辉映,共同定格了千年瓷韵的国窑之美

1986年,一位瘦小的年轻人离开家乡鄱阳,只身来到景德镇,进入十大瓷厂之一的宇宙瓷厂做了一名煤渣搬运工。生生不灭的窑火、有为有位的工友、川流不息的装货车……构筑了那个时代陶瓷从业者所有的希望和梦想。

这位16岁的少年当时不会想到,自己短短几年就离开了那个原以为永远不会离开的瓷厂。他也不会想到,繁盛的瓷厂相继停产转产。他更不会想到,自己创业成功多年以后,又华丽转身重新回到这个行业,并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了十大瓷厂的光辉岁月。

他叫李胜利,景德镇十大瓷厂陶瓷博物馆创始人。

李胜利是个有故事的人,他总是会在生命的某个节点遭遇劫难,然后突然萌生某个想法,而这些瞬间闪过的心念,无论他走得多远,都会指引着他一步步回到从前——16岁的那个从前。

2000年,回到景德镇创业的李胜利,发现昔日风光无限的十大瓷厂已经渐次暗淡,他开始陆陆续续收集流入市场的产品。在艺术瓷、名家瓷广受追捧的那个年代,亲友们不理解他为什么如此钟情价值不高、升值潜力不大、随处可见的这类瓷品。其实,李胜利也并不清晰,也许只是一种感情,纯粹的感情。

2006年,李胜利因病去上海做了个手术。躺在病床上体会生命脆弱的瞬间,他想到了这些年创业的点滴,想到了前不久重访瓷厂的冷清场景,想到了14年前那次的断指手术,想到了20年前第一次踏入宇宙瓷厂时的喜悦……最终,李胜利清晰了自己的梦想:身为瓷厂的“末代工人”,要尽可能地收集十大瓷厂产品,建一个陶瓷博览园,永远地留住那段令人热血贲张的历史和光辉岁月!

从此,景德镇少了一名唯利是图的商人,多了一位唯十大瓷厂瓷品而收的“瓷疯子”。

2010年金秋,正值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期间,在闹市区风景路,一幢仿古建筑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陶瓷爱好者。门楣上“景德镇十大瓷厂陶瓷博物馆”几个大字分外耀眼,更耀目的是馆内近千件来自“十大瓷厂”的瓷品藏品和珍贵史料。在这里,人民瓷厂的青花瓷,有如老酒醇香,使人如痴如醉;红旗瓷厂的釉下彩瓷,好似荷花出水,使人欢快神往;红星瓷厂的文具细瓷,胜似天工造化,使人叹为观止;雕塑瓷厂的各种造型,人物栩栩如生;建国瓷厂的高温颜色釉瓷,简直是人与火的造化,使人啧啧称奇,流连忘返……

此时的李胜利是满意的,他变卖所有产业建成的博物馆不仅填补了景德镇当代官窑陶瓷文化的一项空白,还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无数陶瓷工人无私奉献的“瓷魂”精神的最好慰藉。

李胜利也是遗憾的。他的梦想是把陶瓷博物馆办到全国乃至世界,让所有的人都能通过这些精美的产品了解那个时代。而博物馆总馆则要建在“十大瓷厂”的旧址之上,使每一位置身其间的参观者,跨越时空,触摸十大瓷厂的历史温度。

幸运的是,李胜利的遗憾在另一座博物馆得到了圆满。

2013年12月,景德镇市新厂西路150号,原宇宙瓷厂旧厂房位置,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宣告正式设立。这家由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主办的国有行业性博物馆,利用宇宙瓷厂留存的大型旧厂房,通过建筑设计的创新,打造了一个独特、新颖的文化体验空间。

博物馆展示了自1909年以来景德镇陶瓷工业所经历的沧桑变革。其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承载了景德镇近代陶瓷工业变迁发展历史的“十大瓷厂”因曾焕发出的光华与风采,成为展馆中最亮眼的核心。参与博物馆项目建设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张杰对此深有感触:“从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每个年代最先进的陶瓷生产技术都在这些工厂里,所以从工业遗产保护的角度来说,先要对几十年来不同时期的技术发展脉络有一个系统的认识。”

在博物馆内徜徉,人民瓷厂生产的青花梧桐瓷、光明瓷厂生产的“玩玉”牌青花玲珑瓷、宇宙瓷厂生产的“红楼梦十二金钗” 艺术彩盘……不同时期的“厂瓷”在展厅内,与曾经的生产设施设备一起静静地诉说着岁月的故事,最真实也最纯粹地还原着那段并不久远的历史。它们承载的不仅仅是景德镇那段时期的陶瓷工业、工艺进步史,其作为载体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瓷上再现,分明可以窥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文化事业走向欣欣向荣、承前启后的瓷业大繁荣。

2017年11月,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遗产保护奖中的“创新奖”,颁奖辞中提到:博物馆及综合设施的“新的设计不仅尊重原先工厂的形式和尺度,也创造了与著名陶瓷生产设备的全新对话方式”。

民间文化企业身份的“景德镇十大瓷厂陶瓷博物馆”、国有行业性质的“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两座不同性质的博物馆,以一种完全相同的方式连接了一座城市与世界对话的桥梁,并在这座窑火不灭的古镇里交相辉映,共同定格了千年瓷韵里关于国窑记忆那最美的瞬间。

六名硕士组成的“景漂”讲解员方阵,不仅仅只是为了个人的理想,更多的是对那段如风往事的历史传承

徐静,景德镇陶瓷大学硕士研究生,这位90后南昌姑娘的研究方向是陶瓷艺术设计与理论研究。她现在的身份是景德镇十大瓷厂陶瓷博物馆的一名普通讲解员。在这个民间博物馆,像徐静这样的硕士研究生共有6名,她们来自不同的城市,却有着共同的理想和追求。

虽然在一家民间机构工作,徐静丝毫不觉得“屈才”,反而有一种自然流露的自豪。因为来到这里她才发现,在课本上找不到的“十大瓷厂”竟然在中国乃至世界陶瓷史上有着那样辉煌的地位。而且,这份工作不仅仅学到了填补了那段空白历史的知识,更能通过与参访者的互动最真切地接近历史。

在向参观者讲解的过程中,徐静经常能够遇到一些十大瓷厂的老工人,不少展品一眼就能被这些老人认出,有的甚至是出自他们之手。听着他们满怀深情和骄傲地讲述产品背后的故事,身为讲解员的徐静便换位成了一名虔诚的听众。此时,这些看似没有生命的展品瞬间就鲜活起来了。

徐静有一个印象深刻的片断。一位老工人的后代来博物馆参观后,把一张自家珍藏的照片捐献出来,是他爷爷和一位美国客人的合影。拿到照片后,经专家辨认,那是上世纪50年代工厂与美国一家主要经销商签订出口合同的合影。

那一时刻,徐静有一种重返过去,见证历史的兴奋。更多的是,一种沉甸甸的对十大瓷厂历史传承的使命和责任。

早春三月,馆长李胜利正在为一部书的出版而四处奔走。这部名为《景德镇国窑60年》的书稿,通过朴实的语言与大量珍贵的史料,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了那段“十万瓷工齐奋进”的激情燃烧岁月,以及国营窑业数十年中创造的非凡业绩,将这段不可磨灭的历史记录了下来。

李胜利编撰的这本书自然无法与50年前李约瑟撰写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相提并论。但这种做法,都能直接体现对文化的自觉与自信。从文化精神价值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是相通的。

这种价值,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播下了种子,并以陶瓷为载体,在这座城市生生不息地代代延续:宋真宗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因镇产青白瓷质地优良,遂以皇帝年号为名置景德镇,沿用至今。(来源:江西日报 记者:温 凡\文 王景萍\图